深圳新星“黯淡”:去年净利降70% 董事长等被警示 股价曾破百

财经
5阅读

文/每日资本论

累计回购约187万股,占比1.17%。

股价曾超百元的这家细分冠军企业股票能抄底吗?

6月11日,深圳市新星轻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深圳新星)并未延续上一个交易涨停走势,股价大起大落。一度上涨超7%,又一度跌停。截至当日收盘,其股价为18.96元,下跌5.67%,总市值30.34亿元。

盘面分析,深圳新星周K线尚是空头排列,这几日的股价上冲,受到了60周线的强力压制,股价冲高回落。且不管深圳新星涨停还是大跌,都尚未改变其股价长期低位的事实。不复权来看,其股价从2018年10月开始,做了一个长达3年的大底部。期间,股价也有上涨和下跌,但总体围绕股价低迷。目前,日K线形成一根带着上引线的长阴线,短线有继续下探的需求。

消息面也无特别亮眼利好来支撑股价。此前深圳新星曾公告称,到5月31日其已累计回购股份约为18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17%,购买的最高价格为人民币20.16元/股,购买的最低价格为人民币15.95元/股,已支付的资金总额为人民币约3475万元。

还有就是其一季度财报显示业绩有所回升。深圳新星一季度营收2.97亿元,同比大增64.21%;净利润1079.47万元,同比增长2.48%。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状态——其一季度销售毛利率14.57%,低于2020年的同期水平,也低于2020年年报时的水平。

更早一些的5月13日,上交所下发《关于对深圳市新星轻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的决定》,因业绩预告数据与最终实际业绩也存在一定差异以及年报披露时间较晚,对深圳新星、实控人、董事长陈学敏等给予监管警示。

从这些公开的信息综合分析,深圳新星短期内确实可以支撑股价持续上涨的利好。但作为股价底部时间较长,是否值得投资者提前潜伏呢?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新星的前身是1992年7月设立的新星化工。2011年9月,变更为深圳市新星轻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8月7日上市,每股发行价29.93元。深圳新星系全球唯一一家建立了从原矿开采到合金加工完整产业链的铝晶粒细化剂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铝晶粒细化剂制造商。产业涉及萤石矿开采,氢氟酸制造,氟盐制造,铝晶粒细化剂及其它合金材料,节能新材料等。

上市后深圳新星的股价曾摸高至118元/股,随后便一路下跌,加之除权,其股价在2018年10月12日第一次探底至17.51元/股,便开始了横盘箱体震荡走势。2021年1月14日,其股价再度探底至14.40元/股,随后缓慢攀升至今。周K线和月K线显示,深圳新星的股价还处于底部。

股价也从侧面反映出其遭遇的尴尬处境。“每日资本论”梳理深圳新星的财报发现,近三年其营收呈现明显下滑趋势。2018年营收为11亿元,2019年下降至10.34亿元,2020年跌至9.86亿元。净利润亦是如此。2018年深圳新星的净利润1.25亿元,2019年跌至9426.89万元,2020年更是跌到只有2812.74万元,其下滑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新星的原始股东与控股股东的官司。简单说,深圳新星的前身叫新星化工,老板是中国香港籍的陈锦林。2005年,作为新兴化工的唯一股东香港华威贸易行突然将新星化工100%的股权悉数清仓转让给了一家名为鸿柏金属的企业——鸿柏金属便是目前深圳新星实控人陈学敏的实控企业,

这就是纠纷的关键点。深圳新星招股书写的是,当年香港华威以1250万元转让给鸿柏金属,而陈锦林称,自己并未参加过上述股权转让的董事会,且董事会决议上的签名为他人假冒并非他本人所签,而且所谓的1250万元也没收到。

此事瞬间让深圳新星的归属权变得扑朔迷离。于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开打,双方各执一词。

请注意,2019年3月,部分媒体对一审判决进行了报道称,一审判决书认为涉案的董事会决议的签字并非陈锦林本人所签。但深圳新星很快做出回应:公司在收到法院关于本案的一审判决书后,以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不清,认定事实不符,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已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了上诉。至于股份转让款的凭据,由于与涉案董事会决议是否成立并不相关,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学敏及公司并未向法院提供。

此案,目前尚无公开消息证明有新的进展。不过,一审败诉也给深圳新星未来增添诸多未知数。

当然,对于深圳新星来说,无论谁来掌舵都要面临一个艰巨的任务,都要面临如何快速提升公司业绩的重任。按照近三年的业绩表现,若无大的起色,2021年或将面临首次亏损。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非常感谢】

来源:每日资本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