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三街两区”交界路有治了

国内
3阅读

楼上的居民盼着早睡,楼下的闹市却刚刚“苏醒”,一阵阵车辆的鸣笛声划破了静夜,从午夜一直吵到天明。工体西里小区位于工人体育场西路西侧,道路两侧酒吧不少,进入消夏时节,每逢入夜,这条街便成了年轻人狂欢的“网红街”。私家车、网约车的集中涌入不仅带来拥堵,此起彼伏的鸣笛声更是让周边居民不堪其扰。居民们多次向12345市民热线投诉,但鸣笛声仍不绝于耳。问题难解的根源在于,工人体育场西路地处“三街两区”的交会处,整治噪音扰民成了一道跨街道、跨区的难题,属地部门很难靠单打独斗来解决。近日,在本报记者的召集协调下,涉及到的相关街道和部门现场集合,共商这道难题的解法。

6月12日凌晨一点,在工体西里小区东侧,一辆车突然从人行横道掉头,堵住道路,很多司机用鸣笛表达不满。

大量车主对禁停标识牌视而不见,仍把车停上隔离带。

现场各方共同商量鸣笛噪音的破题之道。

蹲守

鸣笛声从午夜吼至天明

工人体育场西路的“生物钟”与城市的其他地区相反,若白天走访,这条路很安静,沿路的酒吧都在“熟睡”,路上的车辆也不多。可居民们告诉记者,若要把问题看得明白,非得入夜不可。

“小伙子你半夜再来,就什么都明白了。”王先生告诉记者,鸣笛扰民问题已经困扰工体西里小区居民多年了,尤其是在夏季,家家户户不敢开窗户,而且越到后半夜,楼下的鸣笛声越吵人,一声连着一声。于是在端午假期,记者开始了连续两夜的现场走访。

午夜12点,工人体育场西路彻底“苏醒”了,年轻人在这里开始了午夜的狂欢。开车来的,打车来的,一时间,黑压压的车流在这条路上聚成“长河”,拥堵的交通让很多司机焦急烦躁,带着情绪的鸣笛声此起彼伏。

记者沿途查看,堵点一处接着一处,其中堵车最严重的地方恰好就在工体西里小区的院墙外。路西的工体西里小区和路东的光彩国际公寓之间有一条人行横道,辗着人行横道强行掉头的车辆一辆接一辆。一些网约车在酒吧门前卸了客,顺着非机动车道也来到了人行横道前,或掉头或并入主路,几股车流混在一起。再加上工人体育场西路整体较窄,在人行横道线处掉头时,体型较大的私家车很难“一把过”,若旁车没有预留出空间,掉头车辆便横在机动车道上动弹不得,短时间的交通瘫痪招来后车更加猛烈的鸣笛声,直到有司机愿意下车主动疏导才作罢。

在另一处堵点记者看到,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之间有隔离带,很多车主找不到停车的地方,便把车停在隔离带上,车轮挤着道牙爬上爬下,还要小心左右的树木,没有两三分钟都停不下来。这条道路还是单车道,后车被前车挡着过不去,于是又是一轮疯狂鸣笛。隔离带上有一排护栏,每逢入夜,这些护栏总会被停车的人硬生生撕扯掉好几段,相关部门透露,这些护栏每个月都要修补很多次。

继续向北,马路东侧忽然传来了几声急促的鸣笛声,原来是几辆机动车扎进非机动车道动弹不得。司机本想在人行便道上找一处停车的地方,可入夜后人行便道上已经挤满了车;想从前面出去再寻他处,前方的路被密密麻麻的共享单车堵死;想倒车,后面的司机正烦躁地按着喇叭。

很多居民反映,今夏车辆夜间鸣笛扰民的情况比往年更甚。有居民将此归咎于暑期学生人群增加,有人则说是欧洲杯开赛,来酒吧看球的球迷增多。记者在现场观察发现,工人体育场目前正在施工改造,这意味着周边地区暂时少了约800个停车位。乱停车的现象比往年多,一些车主因为找不到车位,在路上频繁掉头也增加了交通压力,而不少人改选打车,也使得网约车的涌入量激增。

到凌晨三四点,玩累了的人们开始陆续离场,工人体育场西路的交通状况面临更严峻的考验,烦躁的鸣笛声更是响彻夜空,久久不停。这一时间段,网约车等候乘客的时间通常是来时卸客的数倍,乘客没在预约地点等待,或者定位有偏差,这种等待与被堵的烦闷,都化为了声声鸣笛。

街边一位年轻人正焦急地打着电话,他叫了网约车,可街边的人都在叫车,自己的车停哪儿了一时找不到,而他叫的网约车正停在马路对面打着双闪,后面的车使劲鸣笛催促。

“你起来吧,车来了!”另一处,网约车到了跟前,一个人喝得几乎不省人事,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同伴一个人拽不动,两个人扶不起,网约车堵在路上干等着,后面一连串鸣笛催得人头皮发麻。

再往前几步,有人正在向街边的游商购买吃食,叫来的网约车也只好在路上撂着,摊煎饼多长时间,堵在后面的车喇叭声就要响多久。

困局

“单打独斗”治理难见效

“接线员问我这个问题该哪个街道办管,这可问住我了。”工体西里小区居民李先生说,他拨打12345反映夜间鸣笛扰民问题时,自己也搞不清楚这块地儿应该由谁来管。

据了解,工人体育场西路处在“三街两区”的交会处。道路东侧为朝阳区三里屯街道辖区,工体西里小区所在的道路西侧则属于朝阳区朝外街道辖区,从小区向北不远过了吉庆里,则又进入了东城区东直门街道辖区。而看道路本身,工人体育场西路为市属道路,这又进入了市交管部门的管辖范围。

梳理居民诉求的派单情况记者发现,根据居民的不同描述,诉求工单被分派到以上各街道及部门的情况都有出现,其中因为在三里屯街道辖区内酒吧较多,被分派到该街道的情况相对更多。

记者还了解到,相关街道其实各自为缓解拥堵、减少扰民做了大量工作,但情况改善并不明显。比如,三里屯街道夜间增派人手引导网约车加速上下客,可这些网约车掉过头,又在街对面朝外街道辖区的酒吧附近被堵住,跨街乡疏堵鞭长莫及;朝外街道通过加强综合行政执法力量,持续打击夜间无照游商,但无照游商一旦向北移动,进入东城区范围,执法力量难以再跨区。市交管部门同样存在类似的掣肘,夜间路面执法压力相当大,管得了“路面”,却管不了“街面”。

6月14日上午,记者再次走访工人体育场西路,更清楚地看到整条道路上体现的各方努力——路侧竖立着禁止鸣笛的标识,路上有非法鸣笛的抓拍探头,被破坏的隔离护栏一次次修补完善,一些酒吧门口还挂着降低噪音的提示语以及引导车辆的引导牌……然而一入夜,这些设施和手段的约束力便大大减弱了。

协调

各方齐聚疏堵结合

6月15日,本报《政府与市民》栏目同时向朝阳区三里屯街道、朝外街道、东城区东直门街道以及北京市交管局提议,希望各方到现场共商共议,一起为解决夜间鸣笛扰民问题想办法。本报的建议引起了相关各方的强烈共鸣及大力支持,并表示愿意尝试以媒体搭建平台、街乡部门响应的方式共破难题。

6月16日上午,各方调派精兵强将,齐聚工体西里小区门前,在复盘此前的治理经验、梳理不足的同时,为下一步治理工作商议办法。各方在交换意见的过程中发现,前一阶段的治理工作都是以“堵”为主,但针对夜间车多人多的现实情况,单纯靠“堵”很可能会把一个街道辖区内的问题“挤”到另一个街道辖区,治标不治本。于是各方达成共识,疏堵结合将成为下一阶段工作的目标。

在场众人跟随三里屯街道办事处平安办公室副主任瞿祎帆来到工人体育场西路东侧的酒吧密集区。瞿祎帆说,在下一步工作中,属地街道准备继续和周边物业商议,在人行便道上适当增加设施,防止车辆占用人行便道违法停车。同时在酒吧密集区的北侧小路上开放网约车等候区域,避免上下客占用道路。最后在酒吧密集区的后方打开道路,与网约车等候区域共同形成道路的微循环,减小周边的夜间交通压力。

一行人随后来到路西的朝外街道辖区。朝外街道平安办公室副主任张炜早在2019年就参与过日坛路儿研所路段的疏堵改造项目,对于疏解道路拥堵的问题颇有经验。张炜说,工人体育场西路朝外街道辖区内,酒吧虽然没有三里屯街道辖区那么多,但是街道也会通过约谈方式,要求各酒吧增派安保人员,提示上下客网约车缩短停留时间。而对于道路的改造,他提出在工体西里小区墙外人行横道上增加设施,严格控制机动车辗轧人行横道非法掉头的行为,同时在道路最南端调整路中心隔离栏杆的位置,给车辆的正常掉头创造更大的空间,保障绝大多数司机能够“一把过”,缩短掉头时间。

张炜的想法与朝阳交通支队呼家楼大队副大队长高鹏不谋而合。高鹏提出,除了南端的隔离栏杆需要调整,在工体西里小区门前路段,路中心隔离栏杆的位置如果能够适当向北移动,引导正常掉头车辆向北行驶一段再掉头,将获得更大的掉头空间,同样可以缩短时间。高鹏表示,作为执法部门,他们将加大对夜间黑车揽客行为的管控,减小交通压力,同时加强对改装车“炸街”行为的管控,进一步减小路面噪音。

东直门街道综合行政执法队队长贾朝阳也表态,将协助朝阳区的两位“兄弟”,重点治理交界处的无照游商,避免因为无照游商跨区躲避执法形成掣肘。同属一个区的两个街道相互赋予50米至100米的执法权此前有过先例,下一步的工作中,两区的综合行政执法人员将加强联动,形成更强的执法合力。

在现场商议的基础上,各方已拟定了下一步工作的初步计划。至此,在治理工人体育场西路鸣笛扰民问题上,相关各方形成了新的合力。对于这条“三街两区”交界道路的治理效果,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手记

城市治理要“无缝衔接”

垃圾清理权属难分、无照游商跨区躲避执法、一条道路修一半留一半……长期关注民生问题记者发现,两区或两街乡交界处,最容易发生这类问题,而且长期难以得到有效解决。城市的精细化管理要下绣花功夫,街乡交界的区域如何进行“无缝衔接”便是一道摆在眼前的应用题。

面对行政区域交界地带出现的问题,各属地街乡如果解题思路只局限于自己的辖区,不仅治理难见成效,而且还容易让老百姓误认为政府部门互相推诿“三不管”。因此,要破解交界地带的“三不管”问题、实现城市治理的“无缝衔接”,必须突破行政区域划分的思路,各方共商、形成治理合力。一旦交界地带出现问题,面对群众诉求,建议街乡大胆“吹哨”,同时也做好“报到”准备。相邻的街乡无论谁先“吹哨”,邻近的街乡都要主动配合,形成联动,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本报记者 景一鸣 摄影 崔家宁

来源:北京日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