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郭刚堂找到儿子后,一个父亲在暴雨中骑行300公里来“蹭热度”

头条
6阅读

摘要:他们没有工作,更谈不上生活,余生只剩下两件事——活着,找孩子。

“其实,我是来蹭……蹭郭刚堂的热度的。”姚福吉说这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围拢过来的人七嘴八舌地宽慰他:“没关系,能理解。”“这个热度您应该蹭!”

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近日找回被拐24年的儿子郭新振的消息,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2021年7月13日上午,众多媒体记者和当地市民拥到郭刚堂居住的山东省聊城市李太屯小区,想见证郭家的团圆。而就在众人都在郭家楼下蹲守时,姚福吉骑着他贴满寻女海报的三轮车来到这里。为了寻找女儿,这位饱经沧桑的父亲已经在路上走了13年。

姚福吉说丢了孩子的父母就是“难友”,他的三轮车上贴满了难友们的寻亲海报。 正文图片均 雷册渊 摄

冒着暴雨,骑行300公里赶来

7月12日夜,聊城暴雨如注。记者从济南赶往聊城的途中,在高速路上遭遇强降雨,出租车司机已将雨刮器调至最高频率,却仍然无法看清前路,只能打着双闪缓慢行进。此时,59岁的姚福吉正从更远的地方赶来。为了在第二天上午公安部举行发布会时赶到郭刚堂家,他正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在省道上艰难前行。

一天前,正在山东省东营市寻找女儿的姚福吉看到了郭刚堂找回儿子的新闻,就立刻动身朝聊城赶。一来,他想向郭刚堂道贺;二来,他想着,出了这么大的新闻,一定会有许多媒体和“大V”去采访郭刚堂,他们关注郭刚堂的同时,没准儿也会注意到自己的故事。

多一个人看到,就多一份寻回女儿的希望。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这位父亲已经在路上日夜兼程地走了13年。此时,他顾不上吃饭、睡觉,甚至顾不上夜间暴雨中行车的危险,一路向西。在连夜骑行了300多公里后,姚福吉终于在第二天上午11时赶到了郭刚堂家所在的小区。

在郭刚堂家门口,姚福吉恳求媒体帮忙扩散自己女儿的信息。

守在郭刚堂家的人们好奇地围拢过去。眼前这位大叔皮肤黝黑,架着一副眼镜,贴着头皮的寸头已经花白,脸上的沟壑和粗糙的双手写满沧桑。他穿着一件蓝色T恤,一个女孩的照片和“寻找女儿姚丽”几个字大大地印在胸前和后背。

还有那辆引人注目的三轮摩托车,除了前挡玻璃外,整个车身都贴满了寻人海报,有姚福吉自己的女儿,有别人家的女儿和儿子,其中还有一对同时被人拐走的兄弟。

姚福吉和他的三轮车引得路人纷纷驻足,有人愤恨地咒骂人贩子可恶,有人摇头叹息,更多人拿出手机拍照并发布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帮姚福吉寻亲。

寻女13年,也曾蹭“拉面哥”热度

这已经不是姚福吉第一次“蹭热度”了。

这些年来,只要哪里举办寻亲活动,姚福吉就会赶去,然而,他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今年3月初,姚福吉也像郭刚堂一样去了费县,在被媒体团团围住的“拉面哥”家门口停下了自己的三轮车,他希望自己寻找女儿姚丽的消息能被更多人看见。“找孩子的人必须要有‘热度’,如果没有人看,找着孩子的希望就更渺茫了。”姚福吉说。

如今,在郭刚堂家门口,更多人关注到了“蹭热度”的老姚。他不厌其烦地向围拢过来的人们诉说自己的故事,一遍又一遍:2008年4月19日,我女儿姚丽在北京市大兴区太和中学的上学路上失踪,时年14岁,身高1.62米。在女儿上学路上的路边,我们找到女儿的一只鞋子,此后就再没了音讯。

路过的人们纷纷拍照发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中,帮助姚福吉寻亲。

从女儿失踪的那一天开始,姚福吉夫妇的人生彻底改变了。他们没有工作,更谈不上生活,余生只剩下两件事——活着,找孩子。

这些年来,妻子一直陪着姚福吉一起找。背包里几乎没有生活物品,更多的空间要留着装印好的寻人启事。机票太贵,他们坐遍了火车、汽车、轮船等一切能想到的交通工具,即使风餐露宿,还是欠下了30多万元的债务。夫妻俩却从没有一刻想过放弃。

姚福吉心里明白,丢了孩子的女人就是丢了命,没有哪个母亲能够承受这样的痛苦。可这些年来他还是时常忍不住埋怨妻子,如果当时不是妻子执意要从黑龙江老家去北京打工,如果女儿没有跟着她一起去,说不定孩子就不会丢……今年1月,夫妻俩又因为找女儿的事大吵了一架,还动了手,妻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没过多久,姚福吉独自一人踏上了寻女之路。

住在三轮车里,两个月跑6000公里

今年4月,姚福吉花700元买了一辆二手的三轮摩托车。因为车况太差,才骑了不到一个月,车就坏在了秦皇岛,彻底报废。有位吉林的好心人从快手上看到了他的故事,半卖半送给了姚福吉现在骑的这辆三轮车。

姚福吉拿到车时,行程表显示这辆车跑了8000公里。不到两个月时间,现在行程表的读数已经是14000公里了。姚福吉却说,自己追求的不是公里数,甚至绝大多数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骑到了哪里。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都会停下来,在地上铺好自己和“难友”们的寻人启事,架好手机支架,在短视频平台直播自己寻找女儿的经历。

姚福吉的车与普通的封闭式三轮摩托区别明显。除了贴满车身的寻人启事,车尾插着一面国旗,车顶还有展板和灯带,这是老姚特地装的,方便在夜里也能让路过的人看清车上的文字。在驾驶位仪表盘前的空间,放着一个空碗、一袋干虾皮和一个灭蚊器,下面是一个布满斑驳划痕的水壶。车厢后两排的座位被放倒铺平,铺盖裹成卷放在上面,一铺开就是老姚的床,床下放着盆子、汽油和几瓶矿泉水。车厢后面有两个铁箱,一打开,几乎全是他的“寻子服”和寻人启事,这些都是路上碰到的好心人免费帮他印的。

车厢后面有两个铁箱,一打开,几乎全是“寻子服”和寻人启事,这些都是路上碰到的好心人免费帮他印的。

“孩子丢了,家也散了,这些就是我的全部。”姚福吉指了指身后的三轮车。

骑车走在路上,吃饭时间不固定,姚福吉饿了就吃泡面,有时连泡面也吃不上,他就吃点虾皮充饥。骑车犯困时,他也抓一把虾皮放进嘴里嚼嚼。三伏天的晚上,车里闷热难耐,如果打开车窗,飞进来的蚊子咬得人生疼,无法入睡,老姚就下车走动,直到黎明才能进车里睡上一会儿……

一次,姚福吉行至一个叫作“十八盘”的地方。车骑到一半没有汽油了,他在路边等了半天,路过的都是烧柴油的大车,司机们也爱莫能助。后来,一位路过的司机告诉他,前面修路,让他放空挡从另一条下坡路溜下去。没想到,师傅刚走没多久,这条下坡路也断了,姚福吉溜到山崖边,差点连人带车滚下去。他困在车里动弹不得,惊出一身冷汗。不知道在车里僵了多久,才终于有两个路过的小伙子,帮他把车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说起这一路的辛酸艰险,姚福吉的语气很平静。寻女13年,他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也尝尽了汗和血的滋味,然而他却说:“不管遭多大的罪,为了找女儿,我都要坚强、勇敢地走下去。”

被拐24年的郭新振找到了,郭刚堂在一段采访视频里说,从此自己这个家庭就只剩幸福。姚福吉很羡慕,也希望自己有找到女儿的那一天。

“女儿,如果你看到爸爸了,给爸爸打一个电话,报个平安。如果你不愿意回来,爸爸也不会怪罪你,如果你成家了,爸爸也不会拆散你的家庭。”在郭家小区门口,这位年近花甲的父亲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愿望,“只要你能给我打一个电话,报一个平安,我就足够了。”

姚福吉寻找女儿姚丽的寻人启事。

来源:上观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