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胡革辉 张诗秋发自东京

自7月18日抵达东京已有二十多个小时,极目新闻记者按组委会的要求开始在媒体酒店进入第一天隔离。这一天,记者也感受到了日本防疫的特别之处。

媒体游客混住

一个月前,东京奥组委给我们发一封住宿单,上面写着符合防疫要求的酒店只有15家可供选择,考虑到交通便利性,此次我们预定的酒店位于东京的江户川区,距离东京市中心开车有12公里,离主新闻中心(MPC)8公里,也还算方便。不过,当东京时间7月19日凌晨抵达酒店推开房门后,我愣住了!这分明就是“胶囊”。

虽然预定时已经预料到房间很小,但看到实际大小却发现比我想象的还要狭小,一张单人床、一间浴室、一张桌子就塞满了整个房间,在这个不到10平方的狭窄空间里,走路都要侧身,连一件大箱行李都没法摊开更无处安放,不得不说实在太考验我的收纳术了。

比起待在这里22天的居住条件,我更关心如何搞定三餐,这是隔离期间最为令人头疼的事情。办理入住手续时,我特意问过前台是否可以前往餐厅用餐,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一大早我就来到一楼餐厅探访,早餐大约70元人民币一份,以牛奶、面包、香肠西式为主,还有日式味增汤,菜品谈不上丰富,但环顾一圈后,我最想找的是一次性餐盒,然而服务员却告诉我,这里并没有,无法打包,只能在餐厅就餐。于是我尽量和餐厅里的10来张欧美面孔保持距离,挑选了些食物,匆匆吃完离开了餐厅,整个过程不超过20分钟。

尽管早餐还能凑合解决,但中餐和晚餐却只在周末供应。不过,酒店的细致倒是体现在了其他必要方面,比如入口处的防疫图示,电梯旁配备的消毒液,酒店前台挂上了一整面塑料幕帘,服务员为了不打扰顾客休息,一大早就把消毒过的毛巾等生活用品放在了门旁外。为了保证入住酒店的奥运相关人士遵守相关防疫规定,大堂处还专门安排两名监督员全天守候,提供必要帮助。“除了有媒体人员入住外,也还有其他本地或外地游客住在这里。”不过,前台工作人员告诉我不用担心,“酒店每天都会进行喷雾消毒,目前我们酒店没有出现过疫情病例。”

竟然可以外出

从诸多细节看来,除了在机场需要进行核酸检测等一些强制性规定之外,很多防疫方面的细节能不能完全落实到位,似乎要靠每个人的自觉性。7月18日在东京成田机场办完所有手续出关后,按此前奥组委发来的邮件规定,奥运入境人员前往各自酒店的这一过程应该是“闭环”管理。当我们在奥运通道出口处的封闭区域等候大巴时,记者询问酒店附近购买酒精是否方便,一个志愿者热情地指向一旁的楼下,“这里就有超市,可以去买!”“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这个区域?”记者一脸疑惑。志愿者迅速答道,“没问题呀!”让人深感意外。

走出机场,同行记者的目光被路边的一个吸烟亭所吸引。见状,志愿者主动表示,“你们如果愿意进去抽烟休整一下,我们可以在外边等!”这样的“主动”服务再次让人诧异。按照要求,记者在媒体酒店三天的隔离期间,可以在酒店活动,但不能外出。组委会在我们入住的酒店大堂安排有三名志愿者,其中,两人专门负责住店人员的进出管理。来自吉林的志愿者小周介绍说,他们负责登记人员外出和返回的时间,在外停留时间限定在15分钟以内,如果超出,他们会向奥组会报告。不过,小周也表示,日本方面并没有强制要求人员离店时必须登记。也就是说,隔离期间,你外不外出,登不登记,外出多长时间,基本上是靠自觉。

来源:楚天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