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14时,临安岛石镇桥川村,天空飘着大片乌云,时晴时阴,间或下几滴雨水。此时第六号台风“烟花”正在距离浙江温岭约690公里的洋面上,中心最大风力达到14级。

董俊波心里,这个距离化作一个巨大的倒计时:3天,72小时。从临安的单位出发,奔袭3小时后,到了他挂职的岛石镇桥川村。

桥川地处浙皖边界,沿着细长山谷分布,属于浙西北典型的山区小村。关于台风,桥川人拥有着共同的记忆“利奇马”。2019年,“利奇马”突袭,桥川受损严重,所幸当时转移及时,才创造了“无人伤亡”的奇迹。现在,又一个携巨大雨量的台风冲这方向过来……

董俊波,国网杭州市临安区供电公司党委党建部副主任。今年5月起,他成为了临安桥川村“第一书记”。

“我们村易遭受小流域山洪袭击的村民共70户,处于地质灾害地的村民有198户,另外还有4户独居老人和5户危旧房,一旦发生险情他们都是需要第一时间转移至安全地带的人员。”董俊波核对手机上收到的“紧急情况人员统计表”,决定趁着台风影响之前,先挨家挨户上门查看情况,做提前转移思想工作。

“阿姨,这回台风可能会比较厉害,3天后会下暴雨。”董俊波一边帮73岁的帅珍珠老人检查棚屋情况,一边给她介绍台风的消息。

两年前老人的房子被山洪冲毁,而所在的东坞自然村一带也被认定为地质灾害区,全村整体搬迁至山脚龙岗镇上,来回需要两个多小时车程。为了方便照顾自家的药材地和山核桃林,老两口在药材地旁用木板和铁皮搭了一座简陋的小屋。而像她一样不愿离开故土、就地搭建木屋的村民,还有十几户。

每逢刮风下雨,这片“棚户区”就成了桥川村村委干部最挂心的地方。算上这一回,上任后2个月间,董俊波就来了3趟,劝说老人搬回拆迁安置小区。“阿姨留个电话给我吧,情况不对我就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一定要撤离到村委,那里有水有食物有休息的地方。特殊时期,安全第一。”董俊波将老人的电话输入自己手机中,然后也把自己的电话存入老人手机里,“通讯录里第一个‘a董俊波’就是我,有任何情况、任何需要,就给我打电话!”

一下午,跑了20多户棚户、危房的人家。董俊波说:“‘烟花’不好惹,先到村里做点准备,以备接下来的‘大考’。”

在村委办公室里,铜锣、喇叭、抽水泵都已经就位,明后天饮用水和方便食品都将到达,以最坏的打算为三天后的未知情况提前做好应对。

来源:杭州网 作者:通讯员 郭芳

来源:杭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