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水平的逐渐发展下也越来越高,我们也享受到了科技带来的方便之处,但同时,我们也要想到科技也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危险。科技带来帮助的同时,其实也会人们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就在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中国就出现了核辐射案,受害者叫做宋学文,他的一生,正是因为触碰到开关而开始的。

当时在1996年的时候,宋学文19岁职专毕业之后,他就到了吉林相关公司工作,他每天都坚持工作,想要早日可以得到一个提拔。这些天他跟平时一样去上班,但是在路途中,他看到了有一个类似钥匙链的金属链,那时候觉得这种东西还是比较新奇的,于是他发现了这个链子之后就捡了起来。

他捡了这个链子之后就问周围的人有没有丢失,但是并没有人回答他,于是他只好站在原地等待。但是过了一会儿,也没有人回来拿那个钥匙链,他看到自己要迟到了,就先把钥匙链揣在自己的口袋里,想着下班之后再去找这位失主,于是悲剧就是这样开始的。

在回到公司两个小时之后,他觉得自己头很晕,四肢也没有力气,整个人感觉昏昏沉沉的,以为自己是感冒了。于是他的身体开始不舒服,同时工作没办法完成,宋学文向公司请假。回到宿舍他就开始睡觉,但是身体不适感很难受,有时候呕吐,每隔十分钟就会吐一次,而且身体也会开始泛红、起水疱。

其实在宋学文出现这种情况的那天,施工队长到宿舍问他有没有捡到颜色是白色的链子,于是这位队长解释这件事情,他才了解到,原来那竟然是一个核放射物质铱192,这个平时就放在容器内,当时他捡到的时候是因为吉化集团的操作员操作违反的程序,才导致这个钥匙链脱离容器。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暴露在辐射中长达九个小时了。

当时北京医院的救护车来的时候,核辐射已经导致宋学文的身体损害很严重了,他的脚已经肿成两三倍粗,还有一些水疱,为了控制辐射造成的伤害,医生只能截取一条腿。宋学文听了之后还是比较能接受的,因为他觉得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

对辐射没有什么了解的他,这仅是个开始,第一次手术之后,他尝试用一条腿站立,但是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站立了,因为他的另一条腿也慢慢遭到辐射的伤害,只能截掉。宋学文一共经历了七次手术,自己的左臂因辐射也截掉了。这就是核辐射案,宋学文也是受害者之中很严重的人。宋学文每天都在治疗,直到21岁的时候,病情稳定之后他才离开医院,在1998年的时候,公司给他安排了宿舍,每月给他发800多块钱供生活。

他的身体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健全了,他也不那么积极乐观,他害怕社会的伤害,连门都不出,他只能在屋内看看外面的生活。宋学文就用家中的手机打电话,因为他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面对别人,他在电话中认识了他未来的妻子,到2004年的时候,他出了一本书叫做《生死链》,可见他还是想坚强活着。

宋学文与杨光结婚了,两夫妻还办起了幼儿园。在2001年的时候,一个导演想要将《生死链》拍成电影,宋学文当了一次主角,后面被告知失去了生育能力,但是在2015年就拥有了儿子,他担心这个辐射会对基因有什么影响,于是他就让胎儿做DNA检测,结果一切正常。

看到这个小生命,他心里充满了幸福,虽然说这样的一生也还不错,但是他的身体还是有潜在的伤害的。在2017年的时候,他的病情又开始恶化了,并且可能会随时离世,但是除了身体上的伤害,他的记忆力也在下降,于是他就把自己的故事说了出来,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帮助那些受到核辐射影响的人。在2019年4月23日。宋学文年享仅43岁,他家中还有妻儿,在物质的条件提供下,生活还是可以有经济支持的,自己也无遗憾了。

在宋学文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不幸的,人们在同情他的悲惨遭遇的同时。让我们想到科技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会带来许多潜在的风险,希望我们可以在发展科学的同时能更加安全,希望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例子。

来源:正儿八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