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九号台9月14日报道,医生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出现了“新冠长期症状”,数量的增长令人担忧。“新冠长期症状”指的是,患者在感染康复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仍会出现衰弱症状。

24岁的教育系学生Maddy Bourke去年年底在伦敦感染了新冠病毒,当时她正在等待返回墨尔本的航班。

现在,8个月过去了,她仍然遭受着虚弱、疲劳和呼吸短促的折磨。

Bourke说,最虚弱的症状是所谓的“脑雾”(brain fog)。

她说:“我对脑雾最贴切的描述是,我每时每刻都在梦游,就像我一直处于那种类似梦境的状态。”

“我告诉别人,我感觉他们在说一种不同的语言。”

Bourke现在正在墨尔本Richmond的Epworth Hospital医院接受康复治疗,和其他“新冠长期症状”患者一样,她在那里接受同脑震荡患者一样的治疗。

John Olver教授是Bourke在该医院的主治医生之一。

Olver教授说到:“在这方面,我们把他们放在我们的脑震荡项目中,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需要运动生理学来恢复他们的运动耐力和心理。”

71岁的June Brehney是另一位“新冠长期症状”患者,她正经历着同样的神经系统问题。

Brehney描述到:“有些事让我很震惊。我再也做不到一组数字的加法了,而且任何一种心算都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

去年3月,她在当地酒吧喝酒时感染了新冠病毒,之后在Austin Hospital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待了32天。

June Brehney住院治疗(图片来源:九号台)

医生当时称她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当她最终出医时,她并没有对今后漫长的道路做好准备。

她说:“我比以前胆小多了,我以前很自信的。”

June Brehney现在也在和“脑雾”症状做斗争(图片来源:九号台)

医生表示,现在判断“脑雾”症状是由新冠病毒攻击大脑导致的,还是由疲劳和焦虑等其他症状造成的还为时过早。

Olver教授表示:“他们做了一些扫描,在一些更严重的患者中,有一些大脑区域受到了损伤,其中大脑组织的损伤,但焦虑和抑郁也会导致很多问题。”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出现“新冠长期症状”,Bourke选择大声疾呼,敦促人们接种疫苗。

(图片来源:九号台)

她说:“这太可怕了,我觉得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真的很沮丧。”

“这对我的心理健康也很不利。我曾经多次崩溃,因为我感觉我的大脑不再工作了。”

“我现在觉得我的生活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我相信它会恢复的,但是现在我很累,每天都非常累。”

Bourke女士想提醒其他人注意新冠病毒带来的长期影响。

她最近在墨尔本北区的一个养老机构发表了演讲,那里的居民此前都取消了牛津疫苗的预约。

她说:“期间我告诉他们,我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在哪里,或者我在说什么。”

所有的住户在听完这次演讲后,都接种了牛津疫苗。

来源:澳洲猫本在线